游客,你好!登陆/注册
菱七

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!

作品列表

  • 恶魔之极品女王恶魔之极品女王菱七现言完结她是父亲最疼的女儿,本该过着锦衣玉食,逍遥世界的生活.然而对父亲的恨以及性格的懦弱,她一直生活在后母与同父异母姐姐的压迫下,过着传说中的灰姑娘生活. 然,当她,2230年杀手界的刹神,同行中的传奇降临到她身上时会有演出一场怎样惊叹的人生. 她狂,她冷,她绝,她狠,所有关于恶魔的词用在她身上都觉得不够份量,因为重生的她不再是恶魔,而是比恶魔还恶魔的撒旦. 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,但她却只是站在戏外,冷冷的看着.偶尔推动一下高潮,偶尔耍点小狠。 她一直信奉的原则: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,那么就要付出双倍的代价! 狠不是错,错的是你没我狠! 不要说我狂,有本事你比我更狂! 商业帝国:欧夜辰,传说中最冷酷无情的商业帝王,曾在三天之内以铁血手段将其竞争对手一一铲除,一十六个商业巨头三日之间都以财尽名亡为结果,至此奠定了欧氏在商场上的君王之位。 娱乐界天王:景洛,世界级巨星,如妖精一般的男人却背负着惊人的身世之迷,娱乐界的复仇王子,以击败欧夜辰为目标,可是完美如欧夜辰没有一丝弱点,直到那个女人的出现。 强者之争,王者交锋,只是当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个人时,战争必将更惨烈,鲜血将撒满他们的世界,因为强者不只是他们,王者也不只是男人。第92章2020-03-28 06:55:57
  • 冷睨天下之传奇菱七冷睨天下之传奇菱七菱七古言完结原来,这是一个强者的世界,想要活下去就要拥有绝对的实力。 而她,第一次醒来就以最血腥、最直接的方式抹杀了所有威胁。 异世重生,恶魔降临! 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 凤如晨,凤城太子,冷漠的心中仍有着几分善良……而他却因皇位之争被其兄卖入决斗场。 再回首时,他已是低贱奴隶。 一次次伤害,一次次绝望,最终连那唯一在乎之人也离他而去。 曾经,他处处隐忍,只为那血缘亲情。 现在,天要亡他,那他逆天而行又何妨? 善意深藏,冷君降临。 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 又是命运的安排让他们在此相逢。 从此,两人携手同行,与人斗,与兽斗,肩并肩,披荆斩棘。 鲜血在欢快的流淌,死亡之曲在凤城的头上高唱 当一切尘埃落定,他却说出分离……是本性还是另有隐情? 她只言片语未问,毅然转身离去……是无情还是已经心死? 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☆★ 本文依旧是女强风格,有温馨,有血腥,结局圆满。 希望亲们能一如既往的支持七七,不爱此类风格的亲们请点右上角的叉叉,谢谢大家!第100章2020-03-28 07:26:01
热门推荐
  • 贵女多娇贵女多娇十月微微凉|古言和铃万万没有想到,自己会被母亲毒死。能够死而复生当真是让人惊喜,重生到十三年前,更是让人快活的不能自持。和铃一身红衣,捏着小铃铛坐在墙头晃荡腿儿,这么多仇家,该从哪一个开始算起呢?且看病娇萝莉分分钟打脸,分分钟作死,又分分钟开挂的畅快虐渣经历。
  • 我的胃部模拟器我的胃部模拟器病舟眠徒|奇幻新书《械灵使徒》发布!请多支持! 决明,这是一味药材的名字 也许决明真的人如其名,足够幸运 胃病将死,枯木逢春 “可我的肚子里为什么会衍化出一个世界?” 它满目疮痍,残破不堪,生机尽绝,一切都要从头开始 “它和我一样,置死地而后生。” “从今天起,这不仅是我的身体,也是我的世界。” ps:读者群:460644107
  • 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我不想当妖皇的日子剪水II|玄幻【无敌文】 叮! 您获得了天赋【神悟】,可领悟天地,从天地里获得力量。 您发现自己每天什么都不用做,就可以获得所在区域的一颗随机“技能珠”。 叮! 您定居在了王都,每天躺着,却越来越强。 您住了16年,王都所有的功法您已经完全掌握。 … 您开始四处旅行,却无时无刻不在变强。 … 终于有一天。 您发现自己身份不凡。 您手下的大妖开始密谋屠仙灭佛。 您被迫卷入战争。 唔…也许是时候去太上仙宫住上几天了。 叮! 您已经掌握大仙帝的技能。 您已经超越了大仙帝。 您已经无敌。 PS:正版书友群:715538233
  • 低调少奶奶低调少奶奶鹦鹉晒月|现言此文简介有鸟家三群众人提供: 简介: 女主名字——简单。 一个只想把弟弟妹妹养大成人的平凡女人,突然发现自己很有身价的故事。 伊天南:金宇公司老总。(就是这厮偷了女主的资料,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去把婚给结了。) 禅让:华夏公司幕后老板。(女主前男友。身份很强大。当腹黑男遇到强大男,气场很复杂,特别是作为情敌身份。) 简家人物: 大女儿:简单。(小四曰:“鸟文中,我永远支持的是女主。”) 二女儿:简弟。(妖妖曰:“.鸟,我喜欢这个女人.......”) 三女儿:简妹。(SUZZY怒曰:“妖妖你敢外遇………..”) 四儿子:简万。(梅曰:“我就喜欢这种闷骚型的男子,调戏起来很有成就感。”) 五儿子:简千。(蓝夜:“这人我能不能领回家……….”) 六儿子:简百。(拉链:“我怀孕了就生个这样的吧……….”)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新文:《笑看妃乱》 简介:她对美男免疫,唯一的爱好是挖掘他人隐私。 她不喜男人太优秀,认为凑合耐用就行,不用像孔雀一样招摇。 正文: 白小鼠是勇定王府的最低妾室,她淡定的扮演着自己身份,慢悠悠的在通往王妃之路的旅行中无聊的攀升。 只是她有个不太好的爱好,把别人的秘密和隐私当糖豆吃,吃的越多,心情越好,吓的人越多养分越充足,除了这些她是个很好相处的人,微笑淑女,行为端庄。 推荐鹦鹉家的完结文: 《阴毒妃嫔》 《贤妻良母》 《相公这是21世纪》 天下归元:《凰权》 (真正的斗智斗勇) 好文大放送: 风染白《逢场作戏》 水中影《夫人七嫁》 枫飘雪《驭妖》 不道心《离婚》 闲听冷雨《二手王妃》 莫言殇《白发皇妃》 后妃《狂野未婚夫》 月出云《侧妃不承欢》 落随心《七夫人》 友情推荐: 李筝 《步轻尘》 张小鹿《至尊弃妃》 迷途亡者《重生迷惑》 潇湘非倾城《狂惑》 皇炎儿《婚外情》 简思《孽婚——门当户对》-- 蝴蝶酥《名门少奶奶》 落随心《丑颜倾城》 漫天花雨《黑道贵妇》 随风清《重生之豪门嫡女》
  • 逆血战神逆血战神清风|玄幻少年从母亲遗物中获得传承之力和圣兽护体,且看废柴少爷如何逆天杀神,成就无上战神道。
  • 武道凌云武道凌云浩荡辣椒|玄幻我心武道,壮志凌云!饱受欺凌的圣武院弟子萧凌,在一次意外觉醒逆天‘血炎’武魂,修《八门遁甲》,从此踏上了轰杀天才妖孽的逆袭之路。只问,这苍茫大地,谁敢与我一战?
  • 悍妾当家悍妾当家夜初|古言自小订亲,苦等四载,终于等到大婚之日 红盖头被揭开,新郎却不是她苦等之人 一夕之间,楚晶蓝由苏府的正妻沦为安府的第五房小妾 原因竟是她苦等之人将她当做赌注输给了杭城最有名的纨绔安子迁! 她没有哭闹,反而抿唇浅笑,将眼泪和委屈和着血水吞进肚子里: 苏连城,你一定会后悔的!你今日里加在我身上的耻辱必当百倍奉还! 安府里美人如云,主母似虎,恶妾似狼,刁蛮霸道不讲理的婆婆 根本就没有她生存的空间 好在纨绔相公并非如传闻中的那般无耻 每当她被人欺辱之时便会暗中相助,她才发现他那副纨绔的表像下竟是…… 于是她智斗主母、妙抗小妾、巧夺府印、悍掌大匙 成为安府的新当家,且看楚晶蓝如何掌管这一大家族, 又是如何报仇血恨! 本文主打宅斗和商斗,种田文,一对一。 ---------------------- 推荐自己的完结文: 《丑妃无敌》:丑女不丑,帅哥很帅 《劣妻》:某夜唯唯一一本现代文。 《坏坏相公倒霉妻》:温馨与阴谋共存 《娘子你别太嚣张》:男扮女装,女扮男装反串 《夫君,女子不好欺!》: 《错惹狂帝》: 《王爷让偶轻薄下》:已签约出版 《七小姐》: 《强嫁》: 《枭妃》: 《妾无双》:连载中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 推荐好看的种田文: 瑾瑜《继室谋略》 红尘《妻不如妾之夫人要下堂》 娘子《重生之高门奴妻》 倾城《残情王爷的嫡妃》 独孤卫《三少奶奶》
  • 一梦恒古武尊系统一梦恒古武尊系统尴尬微积分|科幻落寞少年偶然获得神奇系统,得传神秘功法,及神古之期菩提老祖的一梦恒古秘术。 从此以后与神雕侠侣闯荡江湖,与如来佛祖讲经论道。 白天他是一个普通的学生,可是晚上他却是一个在个个时空穿梭的神奇男子。 “什么你说我这是在做梦,我告诉你,我这就是在做梦,你不服还是咋地。”
  • 穿越远古:野生大佬宠翻天穿越远古:野生大佬宠翻天青琦|古言未来世界的外星妹子乔芽在驾驶飞船准备出门探险的时候,遇到了万年难遇的黑洞,被遭遇了宇宙流,瞬间被卷到了异时空,却是直接到了一个陌生的兽人世界。 初到原始世界,直接落入原始深林,到处都是飘香的果树。肉眼可见俱都是能够食用的自然食材,乔芽振奋了,不顾伤势开始满深林开始探索,势要把这硕果累累全部搬进自己的个人高级空间里面。却在几天后在遭遇了猛兽之后,在一个山洞中遇到了狩猎的虎族勇士,然后带回了部落。什么,你们说这些都不好吃、不能吃?不不不,你们太不懂享受了,这可是珍贵的自然食物,是以前她梦寐以求但求而不得的食物,煎炸烹炒煮,绝顶的美味。
  • 高冷爹地住对面高冷爹地住对面南瓜叙旧|现言四年前,颜家大小姐颜柠,死在一场车祸中。 四年后,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,颜柠穿着丧服出现在妹妹与妹夫的婚礼上,把两人的婚礼搞得一团糟,被妹妹派人追杀,颜柠藏身在一辆车子里,却并不知道,车主居然是自己的前任纪北谦 某天,颜柠拎着一只包子到纪北谦面前。 “粑粑,我可是你的亲生儿子哟!” 纪北谦一脸懵逼,“女人,我什么时候跟你有了一个孩子?” 颜柠翩然一笑:“纪先生,这可是你的迷你版,别不认账!” 纪北谦还真不打算认账,拎着小包子去了医院做亲子鉴定,结果没成想打脸了,小包子还真是自己的亲儿砸! 那么这孩子,又是怎么来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