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客,你好!登陆/注册
Ella Wheeler Wilcox

这个作者还没有添加简介!

作品列表

热门推荐
  • 极品明君极品明君晴了|历史“我们不能放弃我们的职责,我们是专业的斗士,我们要与皇帝抗争到底。”专业斗鸡大队大明文官集团唾沫星子横飞地如是说道。 “这帮子傻冒,老子两根手指头玩死他们,他们交给我。你们专斗外敌就成。”斗志昂扬,气冲斗牛的大明皇帝对一脸黑线地军方集团如是说道。 他是我们大明帝国最有为的君王,他是一位功勋足以让华夏无数帝王逊色的皇帝,没有他,就不会有如此强盛,如此伟大的大明帝国。老师们对学生们如是说道。 “虽然他极力地想要掩盖历史的真相,美化并粉饰那血腥的一幕幕,但是,时间终将撕开他伪装的面纱,露出他真实的一面,他是一个邪恶的独裁者,更是一个可怕的,洞悉人性弱点的思想家,演说家和政治家。在他的蛊惑之下,让那个以德服人,以诚感人,以仁义礼智信为道德标准模板而延续了数千年文明古国,转变成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是仁恕,什么是廉耻,眼中只有赤裸裸的民族利益和帝国利益,充满了侵略性与攻击性的可怕帝国……
  • 战神无敌战神无敌胜己|玄幻吴家第一天才吴战,用了三个半月突破地泉境。吴双这个别人眼中的废材,用了两顿饭的时间就突破了………… 陈家的超级天才,一年半突破天泉境,吴双这个别人眼中的废材,用了一个月完成突破……… 万境仙漩之路,带吴双掀起横扫天下之路,别跟我比突破之速,你会自卑的………
  • 神通盖世神通盖世布尘|玄幻风雨之后,才能见到彩虹。 磨难重重,方能修的盖世神通! === 新书《重生剑魔》已经发布,下方有传送门。
  • 绝色魔后:嫡女二小姐绝色魔后:嫡女二小姐落花无言|古言“我上辈子欠你的!”他总是这么说。 殊不知,他上辈子的确欠我的,不仅亲口赐死我,还赐死了我腹中的胎儿! 这一世,他爱我如命,老天却给了他更多的难题,也给了我更多的身份。 我们是天生的宿敌,却又爱得如痴如醉! 九死一生,这条路,究竟怎么走,我们才能更快握紧彼此的手? (请收藏和推荐花花新书:《爆宠一万年:邪魅帝君撩毒妃》,感谢感谢……欢迎加入书友群:454409214,花花会不定期发红包感谢大家支持。)
  • 人狼国度人狼国度青墨|幻情一个原本靠在路边卖肉汁饭为生的小厨师,居然斗胆向皇帝的女儿求婚,所有人瞠目结舌,皇帝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:“如果你能给我带回一具人狼的尸体,我便将女儿许配给你。”小厨师并不是不知道从来没有人从人狼国度活着回来过,但他依然义无反顾地上路了…… 本书系《还我江湖》系列继《异星魔蝎》和《爆裂金刚》后第三卷,独立成书,原名《死亡掮客》,全书一百万字,为本系列作了最终的结局,欢迎收藏。(空灵天下出品) 想欣赏《还我江湖》系列第一卷《异星魔蝎卷》的书友请点击链接:http://m.pgsk.com/book/15517/m.pgsk.com爆裂金刚:http://m.pgsk.com/m.pgsk.com?Bl_id=40630
  • 帝王宠之萌后无双帝王宠之萌后无双冷出尘|古言夏灵儿,21世纪毒医特工,腹黑,狡猾,伪善,不是好人,一朝穿越再次睁眼,竟然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小兽。而且,还好死不死,刚好砸在了某个冰山皇帝的身上… ——上帝,戳瞎我的双眼吧… 帝弑天,天泽国尊贵无比的皇帝陛下,冷酷,睿智,残暴,不近女色。在选后大典上,竟被一只不知品种的小兽砸中… ——该死的! 某帝狭长的丹凤眼一眯,仔细观摩了某兽的身子之后,冷冷的说了一句。 “母的?王后就它吧!” 闻言,众臣风中凌乱了。 某兽闻言,一口茶水立刻喷了出来,随之两眼一抹黑,顿感千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。王后?泥煤,这丫的心理是有多扭曲啊,连兽都不放过。 【宠文+1V1,简而言之,就是一个悲催小兽被养成小受的辛酸史。哪里心酸?特么的,都说伴君如伴虎,天天对着一头老虎,姐能不心酸吗,连爪子都酸。】 ★养成篇: 某兽看着那些装满珠宝的箱子,口水都流出来了。伸出两只爪子一摩擦,对着箱子狂奔而去。银子啊银子,姐来了。 “端庄…” 闻言,某兽脚下一滑,摔进了一个坚硬的怀抱。 抬头,瞪着这个万恶的男人,某兽炸毛。 端庄?端庄泥煤,它要怎么端庄。 【养成+霸爱+各种萌,俗语有云,莫欺少年穷,灵儿有云,莫欺小兽受。天天被压榨的某兽,一朝翻身做人,某皇帝陛下不淡定了。】 ★翻身篇: 某日,帝弑天醒来,身旁竟然睡着一个粉嫩嫩的娃娃,还没有反应过来,一句甜腻腻的声音响起。 “爹爹,抱抱!”小灵儿佯装天真,眸子里却闪着戏愚。 闻言,帝弑天一张魅惑的脸,黑了个透彻。 爹爹?这丫头是说自己老吗?好,很好! ★宠溺篇: “爹爹,人家要南海珍珠玩游戏。” “准了。” 南海珍珠,千年产十颗,有驻颜功效,是海国的国宝。拿给公主玩游戏,某公公嘴角抽搐。 “爹爹,人家要用龙木做火把。” “准了。” 闻言,某公公差点晕死过去。龙木,护国神木,是和平的象征,给公主做火把? … 诸如此类的事情,在皇宫一直上演,直到有一天。 “爹爹,人家要美男哥哥。” “准…”忽然,空气降低到了凝固点,寒意刺骨。 “小灵儿,你说什么?” “人家要美男…唔…” 冰冷的唇瓣压上来,“孤不准!”… 【P:本文纯属有节操的尘自己YY,喜欢的妞儿,点个收藏,不喜就叉叉。作者玻璃心,经不起蹂躏,一碰就稀碎啊。如果乃们是在是太恨某尘,就化悲愤为花花,钻石,使劲的砸偶吧。】 ——◆◇————◇◆————◆◇————◇◆—— 推荐尘尘完结旧文《农家有女太妖娆》链接: 简介: 她,狡黠如狐,运筹帷幄的商业女王,精明如她,却不料马路魂断… 她,声名狼藉,劣迹斑斑的村庄恶霸,强悍如她,不曾想命丧洞房… 时空交错,商业女王替她重生。出入青楼赌坊,欺压乡邻,放火烧房,原主经历荒唐不堪,可是当一切拨云见雾之后,原来她荒唐非荒唐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破旧的农家小院,婆婆厌弃,公公无视,小姑子天天想着让她死,秀才相公更是恨不得立刻休了她,隔三差五,极品亲戚也要过来折腾一番。看她如何扮猪吃老虎,将他们一个个都好好教育一番。 渣相公:“林依依,你看清楚了,那是我写给你的休书,你现在立刻马上,拿着休书滚蛋,别让我再在萧家的任何地方看见你。” 依依淡笑,扔出明黄的布条,上面清楚的写着“休夫”,潇洒的迈出萧家大门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至此,收米铺,掌酒楼,建大棚,将“天上人间”开到了天子脚下,商业之皇依云公子名声天下扬,有谁能料到,她竟是住在某个破旧院落不起眼的小女子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至此,收米铺,掌酒楼,建大棚,将“天上人间”开到了天子脚下,商业之皇依云公子名声天下扬,有谁能料到,她竟是住在某个破旧院落不起眼的小女子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有一种心殇,是明明相爱却不能爱——雪无尘 “丫头,我会护你生生世世。”冰谷的惊魂一撇,一眼万年。淡漠如他,却为一个小女人化为绕指柔。 有一种心碎,是明知情深却爱不了——鑫爷 “妞儿,不管你爱不爱爷,爷都爱你!”眼角轻佻,仿若花色,却难掩眸中的神伤。款款深情,次次舍身相互,痴情为你,愿倾尽天下。 一对一种田加宅斗,这素爽文哦,尘尘用自己的节操保证坑品,赶紧跳坑吧!
  • 异世痞仙异世痞仙西陵下|仙侠迢迢仙路春光好,桃花斜雨乱红飞。 少年相识共进酒,对影成双落霞醉。 此身曾是梦中客,烟波渺渺照云归。 一朝仙临傲九天,洗尽尘世万劫灰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这是一个少年修仙的故事。
  • 妃本轻狂之傻王盛宠妃本轻狂之傻王盛宠纳兰灵希|古言慕云希,尚书府嫡长女,父不疼娘不爱,养在深山人未识!世人传之,貌丑学浅才疏性乖张,一无是处丑女也!一切只因,她有着不为人知的身世…… 轩辕澈,皇族第七子,少年出征叱咤沙场,功在千秋福泽万民。却得不到皇帝正眼相看 七年沙场生涯,一朝凯旋还朝! 庆功宴上,一杯毒酒,未能伤他性命,却让他从此成为心智只有七岁的孩童 一夕之间,战神皇子沦为傻子王爷,世人或笑或叹 十三年年,少年初遇结下一生不解情缘,却落入一场惊世阴谋 十三年后,一道圣旨将她与他系在一起,只是,丑女配傻王,世人皆叹:真乃绝配也! 然,这一场取悦了天下人的婚事,也终将覆了这个天下! 花絮之新婚夜: 慕云希,一身嫣红嫁衣坐于榻上,蓦然,头上的红纱被人掀开一角—— “姐姐,你好漂亮啊!”红纱之下,探进一个脑袋,那是一张美如夭邪的脸,眼眸却清澈干净的宛若天使!那人,眨了眨眼睛,一脸唏嘘之色的惊叹,神情如孩童。 “你就是夜王殿下?”清冷的眸中划过几许浅浅的流光,慕云希伸手扯下红纱,淡淡的打量着眼前的男子,声线清冷空灵。 “姐姐可以叫我澈儿——”音色清遐而稚嫩,他看着她,笑的纯粹。 “……”慕云希看着眼前神情举止皆恍若孩童的他,心下微微叹了一声:果然是傻子! 那一夜之后,慕云希的身边总会黏着一个人 “姐姐——澈儿要吃糖葫芦——” “姐姐——澈儿不会脱衣服——” 花絮之妃很护短: 御花园中,轩辕澈跌坐在地,挽起的衣袖下,手臂全是女子的抓痕与掐痕,周围,几个飞扬跋扈的女人正一脸不屑的看着他,无尽嘲讽与鄙夷。 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一道清冷的嗓音传来,落下一地寒凉。 “姐姐——她们说你坏话——澈儿打不过她们——”听到慕云希的声音,轩辕澈一个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,满脸委屈与自责的看着她,表情满是不安。 “谁干的?”清冷的眸子落在她手臂上青红一片的抓痕与掐痕,声线骤冷。 “本小姐干的!怎么了?哼!一个傻子居然也敢——啊——”一个飞扬跋扈的女人满脸倨傲的看着慕云希,挑衅加不屑。 “啪——啪——”素手轻扬,掌声响亮! “哪只手掐的?”清冷的眸光扫过那很快肿了起来的双颊,冷声逼问。 “你——慕云希你这个贱人居然敢打我——”那女人半天才回过神,指着慕云希大叫。 “咔——咔——”两声脆响,那是手骨被折断的声音…… “啊啊啊——”惊天动地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御花园,其余之人俱是一脸惊恐的看着那个云淡风轻痛下狠手的女子,腿脚不自觉的发软…… 花絮之雨夜温情: 疾风骤雨,电闪雷鸣。刺眼的白光叫嚣着撕裂夜的黑暗,惊心而骇然。 “不——不要离开我——母妃不要死——不要丢下澈儿——”沉睡中的人仿佛陷入了某种可怕的梦魇,紧闭的双眼,惨白的脸色,冷汗打湿的墨发,双手在空中胡乱的抓着,不安而焦躁…… “澈儿,你怎么了?不要怕——”对面的软榻上,慕云希蓦然惊醒,一个飞身到了轩辕澈的床边,清冷的脸上略带急色与担忧。 “母妃——不要离开澈儿!不要死!不要丢下我——”梦魇中的人,蓦然坐了起来将慕云希紧紧地抱住,身子不住的轻颤着,仿佛内心正被强烈的恐惧填满 “……好!我不离开……也不死……我会陪着澈儿——澈儿不怕,我在——”慕云希的身体微微一僵,伸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,柔声安抚着 那一夜,她就那样抱着恐惧与不安的他,一夜未眠,直到天亮 花絮之寒潭醒转: 他被人退下冰寒蚀骨的幽潭之中,刺骨的寒凉刺激着他的每一个细胞,呼吸渐渐凝滞,意识却渐渐清醒,无数道流光自脑海中闪过……儿时的,少年的,皇宫的,战场的…… 蓦然,一只柔软的手抓住了他,随即,温软的唇贴上了他的……他缓缓的展开眼,沉如墨海的眸子映出一张绝美清冷的容颜…… “澈儿不怕,有姐姐在,不会有事的——不要怕——”寒潭之外,她紧紧地将他抱在怀中,想要温暖他冰寒的吓人的身体,却不知道,她的身体也同样冰寒的吓人 “姐姐?”他反手扣住她冰冷的身子,压向怀中,幽如墨海的眸子带着丝丝玩味,轻轻挑眉,嗓音魅惑。 “澈儿?你——”感觉到他今日的异样,慕云希惊疑的抬头看向他,却撞进他幽如墨海的眸子,深邃而悠远,丝毫不复之前的清澈与纯粹…… 最后的最后,一个美如夭邪,狂佞如神袛的男子,眸光轻柔而专注的看着眼前的女子 “天下为媒,江山为聘!希儿,嫁我,可好?”低沉如魅的嗓音划开似水轻柔与一世情深! “好!”容颜绝美,凤华无双的女子,琉璃色的眸子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子,垂眸一笑,红唇轻启,声线清浅
  • 傲视传奇傲视传奇灰机|玄幻江湖之上从来没有公平,拳头就是规则,实力才是筹码!公平?那只是强者的游戏!被灭门,与妹妹相依为命的少年,名门之后,投靠朝阳城花莲凤,少年是选择在强者的庇佑之下,苟延残喘,还是崛起,杀仇人、逐美艳,成就一代传奇。
  • 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婚后宠爱之相亲以后简思|现言大学毕业乔荞嫁给了蒋晨。 四年后乔荞抓住蒋晨出轨。 乔荞的梦想,找个男人认认真真的专泡她一个。“我只想问她为什么离婚的?” 中间人:据说好像可能是身体有点问题,结婚几年了没有孩子。 陆卿总结:这女的就是病咖,不能生。 “他为什么跟前妻离婚的?” 中间人:乔荞,婶儿跟你说,我也是才知道,这男的不行,离婚的时候据说把前妻的鼻梁都给打断了,是个暴力男,要谁也不能要他。 乔荞总结:迟到,暴力男 对于乔荞来说,离婚就像是一场噩梦,梦醒了总该认清现实的,